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勤训练 >

军事高科技的六大特点

归档日期:09-10       文本归类:后勤训练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第一:武器装备的技术“代差”日益成为导致战争胜负的直接因素;第二:交战的空间空前增大,向陆、海、空、天、电多维领域扩展;第三:作战行动合成一体,向全高度、全方位、全时辰发展;第四:电子技术对战争的进程和结局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高技术局部战争这种崭新的形态,不仅使传统的战争模式和作战观念面临着严峻的冲击与挑战,而且对和平时期的军队建设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为此,世界主要军事大国纷纷进行战略调整,加快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形成了以高技术质量建设为主要标志的竞争新态势。

  从总体上,当代高技术主要包括相互支撑、相互联系的六大技术群,即信息技术群、新材料技术群、新能源技术群、生物技术群、海洋技术群和航天技术群。

  由于现代化的通信手段,特别是数字化通信装备和计算机网络在后勤指挥领域里的广泛应用,使得后勤指挥员在对战场和后方的后勤保障情况的掌握上更加的迅速、准确和全面。

  下后勤保障决心和协调控制后勤保障行动提供准确的客观依据。在这种情况下,战场将由传统的灰色而变得更加透明。

  后勤指挥决策过程缩短,自动化程度将得到空前的提高。由于高技术战争节奏加快,突然性增大,使得战争准备时间和战争进程都大为缩短。

  1、高智力,高技术是知识密集型技术,它的发展必须依靠创造性的智力劳动,依靠富有创新意识、创新能力的高素质人才,体现了高智力的特性。

  2、高投资,高技术的研究开发需要昂贵的设备和较长的研制周期,因而研制过程需要耗费巨额资金。据统计,目前,一般高技术企业用于研究开发的经费占其产品销售额的比例高达10-30%,而科研成果产业化的投资又比研究开发投资高出5-20倍。

  3、高竞争,高技术的时效性决定了谁先掌握技术、谁先开发出产品并抢先投放市场或用于战场,谁就能获得优势,占据主动。

  4、高风险,高技术竞争的失败,对企业而言,就意味着投资的失败;对国家而言,意味着国家利益将要受到损害。以航天技术的发展为例,40多年来,航天技术取得了神话般的巨大成就,但其风险也高得惊人。1961年3月23日,苏联的邦达连科就成为为航天事业献身的第一人。

  5、高效益,高技术产品是高附加值产品,其形态是知识的物化形式,所以其价值远远超过所消耗的原材料和能源的价值。实践证明,高技术成果一旦转化为市场化的产品,就能获得巨大的经济收益,一旦得到实际应用,就能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

  6、高渗透,高技术本身具有极强的综合性和技术辐射性或渗透性,隐含着巨大的技术潜力,不仅可以用于新兴产业的创立,而且可以用于传统产业的改造,成为经济、国防、科学、技术、政治、外交和社会生活等各个领域发展变化的驱动力。

  军事高技术主要可分为6大新技术群,即电子信息、新材料、新能源、生物技术、航天技术和海洋技术6大领域,每个高技术领域都包含成千上万的高技术,这6大技术群之间相互渗透。相互交叉,不断涌现新的学科和技术,并且都被运用到军事上。

  军事高技术的分类:从军事高技术与武器装备的关系来看,军事高技术可分为两大类,

  一是支撑武器装备发展的基础技术,主要包括微电子技术、光电子技术、计算机技术、新材料技术、高性能推进与动力技术、仿真技术、先进制造技术等。

  二是直接用于武器装备并使之具有某种特定功能的应用技术,主要包括侦察监视技术、伪装与隐身技术、精确制导技术、信息战技术、指挥控制系统技术、军事航天技术、核生化武器技术、新概念武器技术等。

  高技术是知识密集型技术,它的发展必须依靠创造性的智力劳动,依靠富有创新意识、创新能力的高素质人才,体现了高智力的特性。比如半导体集成电路,从成本上讲,原料及能源仅占其总成本的2%,而其余98%都是其智力含量。

  高技术的研究开发需要昂贵的设备和较长的研制周期,因而研制过程需要耗费巨额资金。

  高技术的时效性决定了谁先掌握技术、谁先开发出产品并抢先投放市场或用于战场,谁就能获得优势,占据主动。为此,世界军事强国和大国都制定了高技术发展计划,试图在世界高技术发展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高技术竞争的失败,对企业而言,就意味着投资的失败;对国家而言,意味着国家利益将要受到损害。

  高技术产品是高附加值产品,其形态是知识的物化形式,所以其价值远远超过所消耗的原材料和能源的价值。

  高技术本身具有极强的综合性和技术辐射性或渗透性,隐含着巨大的技术潜力,不仅可以用于新兴产业的创立,而且可以用于传统产业的改造,成为经济、国防、科学、技术、政治、外交和社会生活等各个领域发展变化的驱动力。

  军事高科技本身也有很多弊端,常常会发生误伤事件。二战中,美军伤亡近10万名士兵,其中有10%是误伤。随后的越南战争中,美军的误伤率更是高达15%-20%。惨死在自己的装备之下,成为美军士兵挥之不去的梦魇。

  在海湾战争中,美军的武器装备虽然更为精良,但还是发生了28起误伤事件,148名阵亡将士中至少有35名是误伤致死,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的精确制导武器还瞄向了盟军,导致患上“友谊之火”恐惧症的英国士兵纷纷愤怒抗议。

  展开全部高技术是建立在现代科学技术全面发展的基础上,处于当代科学技术前沿的对提高生产力、促进社会文明、增强国防实力起先导作用的技术群。从总体上,当代高技术主要包括相互支撑、相互联系的六大技术群,即信息技术群、新材料技术群、新能源技术群、生物技术群、海洋技术群和航天技术群。

  恩格斯曾经指出:“一旦技术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的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的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的改变甚至是变革。”高技术,尤其是信息技术,在军事领域里的广泛应用,给武器装备、指挥控制和情报通信自动化系统等一系列领域带来了巨大的革命。后勤是军队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作战方式在高技术条件下的变革也必将相应地引起后勤领域里的变革。

  在高技术条件下,后勤指挥信息量剧增,决策时间相对缩短,要求指挥员实施快速高效的后勤指挥。现代战争既是一场在陆海空天电广阔的战场空间同时展开的战争,也是一场由多军兵种参加、多种作战样式和后勤保障样式相互交杂在一起的联合行动,同时也由于战事发起的突然性和进程的缩短,在单位时间内涌现在后勤指挥员面前的信息量要远远大于那种作战样式比较单一、空间有限和时间节奏明显的传统战争。同时也由于现代化的通信手段,特别是数字化通信装备和计算机网络在后勤指挥领域里的广泛应用,使得后勤指挥员在对战场和后方的后勤保障情况的掌握上更加的迅速、准确和全面。美军目前正在着手大力组建后勤数字化部队,其单兵装备系统中包含了一种便携式计算机子系统和集成化头盔系统,士兵可以通过集成化头盔系统中的悬挂式单目感应/显示子系统、图像放大器和用于通信的麦克/耳机子系统搜集整理与战场上后勤保障环境有关的一切影音信息,随时随地地通过便携式计算机系统向有关的后勤指挥员进行传输和报告。这样,某一级的后勤指挥员就可以通过与其相关的成百上千个子系统获得战场上全面、准确而又及时的后勤保障信息,为定下后勤保障决心和协调控制后勤保障行动提供准确的客观依据。在这种情况下,战场将由传统的灰色而变得更加透明。

  后勤指挥决策过程缩短,自动化程度将得到空前的提高。由于高技术战争节奏加快,突然性增大,使得战争准备时间和战争进程都大为缩短。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平均每个师规模的攻防作战,从指挥员做出决策、下达命令、部队行动到信息反馈至少需要几天的时间。而海湾战争中美伊海吉夫一回合的较量,从最高当局做出决策、发出指令、部队行动、到过程信息反馈只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另外后勤活动具有的相对的滞后性和被动性,也使得其指挥在一般情况下所拥有的时间要少于作战指挥。尽管后勤指挥可能采取并行作业和同步指挥等方法来减少这种时间差,但是由于其自身性质的原因,后勤指挥的滞后性却依然存在。现代战争进程的加快和后勤指挥滞后性的特点对后勤决策的时效性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在适应未来高技术战争需要方面,美军走在了世界各国前头。它除了建设一支高素质的数字化部队外,还致力于建设一个集信息搜集、传输和处理功能为一体的C4ISR系统。在这个系统的辅助下,后勤指挥员不仅可以获取大量准确的信息,而且还可以同时得到若干套该情况下的处置预案以供选择,这时指挥员虽然也需要凭借自己的知识、经验和胆魄做出临场的决断,但是其实施后勤指挥的过程已经变得像中学生做选择题一样简单了。另外在定下保障决心以后,指挥员还可以通过数字化通信系统向后勤保障部队快速传达指令并对其后勤保障活动实施近乎实时的监督和控制,从而保证后勤保障决心的最终实现。这一革命性的变化与传统的依靠沙盘、透明图、计算尺和铅笔为主要指挥决策工具,以及二战后在模拟通信技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后勤指挥模式比较起来,具有质的飞跃。

  后勤指挥机构的配置形式呈更加疏散化隐蔽化的趋势,以便对后勤保障行动实施稳定持续的后勤指挥。后勤在现代战争中的重要地位不仅使后勤成为了己方争取战争胜利的一个重要筹码,而且也使后勤成为了敌方打击的重点目标。交战双方不仅重视对对方战略后方基地、重要的交通运输线和后勤保障装备的摧毁和破坏,而且还更加重视对于敌方后勤指挥控制机构破坏。而且随着卫星侦查技术和高技术制导武器的广泛应用,发现即摧毁已成为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交战双方后勤指挥机构的配置呈现出了更加疏散化和隐蔽化的趋势。

  从信息战的角度来说,后勤指挥机构不仅仅是战场后勤保障信息的聚集地,而且也是重要指令的发出地,是后勤指挥信息的一个重要的集散地,其在信息的整个流动过程中扮演着一个重要的结点的作用。如果后勤指挥所遭到摧毁,局部战场的信息流就有可能被彻底切断或变得不甚完整,而失去了信息的后勤保障部队和作战部队在现代战场上则无异于变成了聋子和瞎子,其争取战场的主动权也将无从谈起。有鉴于此,战役后勤指挥机构的配置应该比过去更加注重疏散性和隐秘性,甚至可以考虑减少指挥层次和适当靠近后方配置,前方应只留下防护性和机动性都很强的后勤保障部(分)队遂行伴随性的后勤保障任务。

  另外,现代化的指挥通信手段也为后勤指挥机构分散靠后配置提供了可能。以前由于侦察通信手段的落后,战役后勤指挥机构宜尽量靠前开设,以便尽可能多地掌握战场情况的变化和实施及时的后勤指挥。现代的指挥通信手段(特别是数字化的通信方式)与传统的模拟通信方式比较起来具有传输容量大、速度快和保密性好等特点。依靠这种先进的数字技术,我们完全可以把战场上的声音、图像、文字和数据等各种类型的信息转化成数字编码的形式,并通过光纤、卫星和无线电通信等方式进行网络传输,实现各个指挥所、各个作战与后勤部(分)队以及各作战平台甚至是单兵间的资源共享。在这种情况下,后勤指挥所各职能机构的分散配置并不影响其后勤指挥功能的发挥,现代化的通信手段将完全有能力做到把分散配置的后勤指挥机构连接成一个形散而神不散的有机整体。另外在现代战争条件下,后勤指挥结构必将呈现出扁平化趋势,不仅中间层次的后勤指挥可能会有所减少,而且以前尽量靠近前沿开设后勤指挥机构的做法也失去其传统的意义。

  现代战争是诸军兵种联合作战,需要保障的物资种类繁多,需要采取的保障形式多种多样,需要协调的保障关系也纷繁复杂,这些形势都要求我们实施联合统一的后勤指挥。在诸军兵种联合参战的条件下,不仅参战人员各异,武器装备的种类繁多,而且战斗样式也呈现出了复杂多变的特性。不同的保障对象对后勤保障的要求各异,内容也有所不同。不同的形势和环境对于后勤保障活动所产生的影响也各不相同。面对日益纷繁复杂的后勤保障活动,后勤保障力量的构成体系也呈现出日趋合成化的趋势。后勤指挥作为后勤保障力量体系中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自然也不例外。目前,后勤保障部队已经向着功能更强的模块化方向发展。各保障部(分)队将可以根据未来战场后勤保障任务的临时需要,进行现场的组装,共同合成一个具有综合功能的后勤保障基干力量。与此相适应,后勤指挥的职能也日趋综合化,以便打破由于指挥职能过度分化而带来的指挥层次重叠、指挥关系不顺等不利局面。在实施三军联勤的同时,美军曾有计划地对一些专用物资实行分供制度,统分结合,有分有合,相得益彰。对于我军来说,虽然现在的后勤保障方式也正在朝着统分结合的方向发展,但是我们目前面临的主要矛盾却是合得不够,分得有余,在摸索以战区为主实施三军联勤的道路上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

本文链接:http://nwfproject.com/houqinxunlian/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