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勤演习 >

赴广西演习的部队有哪些

归档日期:08-27       文本归类:后勤演习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如果不仅有幸当上兵而且还参与了一场战争是不是就有资格对自己大声说:你很了不起的呢?因为你经历的是少数人才有的,物以稀为贵嘛, 不管怎么讲,总是有了这段经历,随时间的推移,随年轮的增加,很多在年青时不曾在意的往事,越来越断断续续地浮现出来,也就有了想要写写的冲动。不过这主要是写给自己看的。文中不会有什么夸大之词,也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只是实事求是的线年元旦刚过,我正随部队野营拉练在外地,突然部队接到命令立刻停止拉练火速返回。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坐车返回了营房。当我们回到师医院时,看到的是我们后勤大院多了好多陌生的战友,一问才知道是友军,说是到前线打仗去的,路过这里暂时休整两天,这是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真的要打仗了!“打仗是要死人的”。我根据电影和小说中的情节,马上联想到了这些。在这之前,我根本没想过我们这代人军人会遇上打仗的事。那几天我是用一种同命相连的心情看着友邻部队的战友。看他们集合、吃饭、洗衣,想着他们说不定就会死掉,心里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鼻子总是酸酸的。那几早上我在水池边看到一位小兵(我称他为小男孩),说他是小男孩,是因为在我当时看来他太小了,比我高不了多少,脸长的圆圆的。我就问他:“你们从哪来呀,要到哪去打仗呀?”这小男兵说:“这个保密。”过后又小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到哪儿去打仗。我的眼圈开始发涩,当时并没多想,只是一个高级动物的本能想到他可能要死的,他的妈妈爸爸可能见不到他了,就不知不觉地流下了同情泪水。 友邻部队过了两天就悄悄地开走了,走的很保密。几时走的我们都不知道。当我还没有从同情他们的情绪里完全恢复过来时,过了没几天,我们紧急集合,院长宣读了参战动员令。我记的最清楚的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不准给家人写信等等几个“不准”。这下好了,我也不用去同情别人了,这一整天我是在一种不知所措的状况下度过的,脑子里总是有那种强烈的不想死的愿望。但是战场纪律已宣布,是军人都懂得什么是战场纪律,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从宣读了参战动员令以后,我们的整个大院子里就突然肃静下来,没有了那往日的轻松氛围。到晚上时我从外边回到宿舍看见同宿舍的战友们个个都埋着头写着什么,一问才知道大家在写请战书,我坐在自己床上就想啊,白天大家私下悄悄说着不想打仗,为啥这会都在主动要求呢?这写请战书的样子好象电影里看到的场景,明明知道这次可不是拉练演习,是要死人的,可大家还要主动申请,为何不能是上级首长抽调呢?没想明白,但是看看其他战友都在写,好象是去争一个好差事。那自己也不能落后吧,也就从床下纸箱子里拿出信笺纸学着别人的样子趴在床上写了一份请战书,字数不多,记忆中信笺纸也就半页,内容大多是抄其他战友的,不过现已记不清了(早知现在要用,保留一份多好呀)。第二天就跟着战友一起交给我们的院长了。后来听说有写血书的,我没考证,但敢保证我身边的战友没有谁用自己的血写请战书的。 军人,军营,战友,军嫂,军歌,军校,军网,老兵,战士,士兵,中越战争,军品,军营民谣,军婚,民歌,唯美音画,军旅文学,转业复员,,军歌嘹亮 m# H. x% x2 S* [7 [/ q 又到了晚上,我正埋头理着衣服,同宿舍大我几岁的战友神神秘秘把我拉到一边悄悄问我:你写入党申请书没有?我说:没有。她就让我快写一份,并告诉我说:如果上前线的里面中有自已,说不好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如果打死了写了入党申请书的人,会追认为共党员的,这样家里人也光荣。 没写的人如果打死了啥也不会有的。 我想如果真那样了,这个结果也是不错的。 重温昔日风采-☆-延续战友情谊军人,军营,战友,军嫂,军歌,军校,军网,老兵,战士,士兵,中越战争,军品,军营民谣,军婚,民歌,唯美音画,军旅文学,转业复员,,军歌嘹亮0 D0 B9 h( r/ M 如今想起来当时所做的这些事,实际上就象现在买保险一样,买的人谁也不会希望用它的,但如真发生了总比没有好吧,总是对活人的一点安慰吧。当即向战友借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底稿,那时的入党申请书没象现在这么复杂,简简单单的几句革命的话语,后面家庭关系社会关系写清楚就可以了,只一张信笺纸就写完了(可惜没留下来,否则真是珍贵文物纪念呀) 等待的时间是有限的,也是难受的。因为在当不知结果的时候自己会有很多很多地想法,但是一旦成为事实就会认命,就不会再想东想西了,就会以一个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来面对自己所遇到的任何情况。 中国战友联盟论坛0 v3 g+ J. u4 n1 R! o* m9 宣布名单里有我,被光荣选上的女兵和男兵一起开始了战前的一个月强化集训的艰苦日子。 军人,军营,战友,军嫂,军歌, 不管怎么讲,总是有了这段经历,随时间的推移,随年轮的增加,很多在年青时不曾在意的往事,越来越断断续续地浮现出来,也就有了想要写写的冲动。不过这主要是写给自己看的。文中不会有什么夸大之词,也没有什么跌宕起伏,,只是实事求是的线年元旦刚过,我正随部队野营拉练在外地,突然部队接到命令立刻停止拉练火速返回。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坐车返回了营房。当我们回到师医院时,看到的是我们后勤大院多了好多陌生的战友,一问才知道是友军,说是到前线打仗去的,路过这里暂时休整两天,这是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真的要打仗了!“打仗是要死人的”。我根据电影和小说中的情节,马上联想到了这些。在这之前,我根本没想过我们这代人军人会遇上打仗的事。那几天我是用一种同命相连的心情看着友邻部队的战友。看他们集合、吃饭、洗衣,想着他们说不定就会死掉,心里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鼻子总是酸酸的。那几早上我在水池边看到一位小兵(我称他为小男孩),说他是小男孩,是因为在我当时看来他太小了,比我高不了多少,脸长的圆圆的。我就问他:“你们从哪来呀,要到哪去打仗呀?”这小男兵说:“这个保密。”过后又小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到哪儿去打仗。我的眼圈开始发涩,当时并没多想,只是一个高级动物的本能想到他可能要死的,他的妈妈爸爸可能见不到他了,就不知不觉地流下了同情泪水。 这下好了,我也不用去同情别人了,这一整天我是在一种不知所措的状况下度过的,脑子里总是有那种强烈的不想死的愿望。但是战场纪律已宣布,是军人都懂得什么是战场纪律,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从宣读了参战动员令以后,我们的整个大院子里就突然肃静下来,没有了那往日的轻松氛围。到晚上时我从外边回到宿舍看见同宿舍的战友们个个都埋着头写着什么,一问才知道大家在写请战书,我坐在自己床上就想啊,白天大家私下悄悄说着不想打仗,为啥这会都在主动要求呢?这写请战书的样子好象电影里看到的场景,明明知道这次可不是拉练演习,是要死人的,可大家还要主动申请,为何不能是上级首长抽调呢?没想明白,但是看看其他战友都在写,好象是去争一个好差事。那自己也不能落后吧,也就从床下纸箱子里拿出信笺纸学着别人的样子趴在床上写了一份请战书,字数不多,记忆中信笺纸也就半页,内容大多是抄其他战友的,不过现已记不清了(早知现在要用,保留一份多好呀)。第二天就跟着战友一起交给我们的院长了。后来听说有写血书的,我没考证,但敢保证我身边的战友没有谁用自己的血写请战书的。

本文链接:http://nwfproject.com/houqinyanxi/432.html